快捷搜索:  美女    名称  交警  美食

快递小哥:“漂”在城市的陌生人

原标题:快递小哥:“漂”在城市的陌生人

  一家快递公司的工人在分拣快件。新华社记者 王鹏/摄

  如今,城市里总有这样一群人:穿着整齐的服装,驾驶满载货物的车子,在大街小巷中来回穿梭,风雨兼程,只为及时将货物送达主人。这些人大都了解客户的购物习惯及作息时间,却少有客户知晓他们的名字。

  他们就是城市里“最熟悉的陌生人”——快递小哥。

  有统计显示,目前,我国快递从业人数超过300万名,每天平均工作超过10个小时。而在很多人眼中,送快递是“弹性工作”“门槛低”“上手快”,甚至还流传着“收入过万”的说法。

  近日,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走近快递小哥,了解他们的工作和生活。

  “月薪过万”更像是个传说

  “快递这行真的不好干,很多人说我们快递员月薪1万多元,可那只是个传说。”在兰州某高校附近见到派送快递的刘振平时,他一脸苦笑。

  自刘振平做快递员以来,总会有人对他说,“听说你们快递员的工资可高了”。在外人看来,快递员虽然辛苦,但多劳多得,收入不菲。可事实没有想象得那么美好。

  “干得越多,错的可能性就越大,罚款也就越多,真正到手里的没多少钱。”刘振平介绍,大多数快递员的工资都是以件计算,他所在的公司送一单挣一块钱,不管大件小件都是这个价格。

  做快递员一年多了,刘振平还没有月薪过万的时候。“最高的一个月是去年11月,‘双11’送了大概有6000多单,工资也应该6000多块钱,但除去因各种情况造成的罚款,最后到手只有5000多块钱”。

  刘振平用来送快递的车是公司分配的,相当于快递公司卖给了他,每个月再从工资里扣500元,连扣10个月。

  “我感觉这车根本不值5000块钱,但是公司就是这么规定的,没办法!”刘振平说,平时车坏了也要自己花钱修,在公司给车充电,停放的位置不对也要罚款。

  42岁的王树山每天的工作就是给快递公司卸货,再把货送到自己负责的3个菜鸟驿站。“我不怎么识字,做不了上门送件的活,只能公司给我派货,我一起送到固定的站点就行了,一般也不会出错。”他说。

  这份工作不像一般的快递员计件算工资,王树山每月的工资是固定的3000元,有时候能顺便收几个寄件,一单挣两块钱,平均一个月工资就是三四千元。

  王树山还有过被人敲诈的经历。有一回,他把快递按要求放在了指定地方,明明是客户取走了,但后来这个客户说没拿到,表示要投诉报警,王树山只能自己“吃哑巴亏”照价赔偿。

  在王树山就职的快递公司,快递员第一次被投诉罚30元,第二次罚500元,第三次罚1000元,逐次递增。“就那么点辛苦钱,经不起罚呀!”一旦货出现问题,快递员都尽量自己跟客户协商解决,“赔笑脸说好话”。

  王树山一家四口人,妻子和大儿子也是做快递工作的,工资都差不多是三四千元。有一次,妻子因送快递出错赔了630元,一家人心疼了半个月。

  同样做快递工作的赵新磊,在上海从业快7年了,做得小有规模,手下带了两个小兄弟,现在基本上不需要他亲自去派送。

  赵新磊选择做快递工作也是机缘巧合。他以前在单位做技术工,一次看到新闻上说“双11”成交量很高,快递员的收入也很高,就进入这行了。

  刚开始做快递,赵新磊的工资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高,一个人负责一片区域,没有底薪,送多少算多少,开始一天送100多件,到后来慢慢熟练了一天送200多件,“时间一长,跟区域内的居民都熟悉了,积累了很多老客户”。

  如今,附近居民有寄件的需求总会找他,收单比送单挣得还多,月收入能过万元,“但在同行里能拿这么多的屈指可数”。

  “不光是体力劳动,也是脑力劳动”

  4月初,已经是下午快下班的时间,第一天上岗的钱鹏还在路边焦急地边打电话边翻找着车里的货物。工作流程不熟悉,货找不到,地址也找不到,钱鹏感觉自己都快急疯了,“都这个点了,我还有一大半的货没送呢”。

  在兰州,大多数快递员每天要工作10到12个小时,早上8点前要到快递公司,卸货、扫描、分货工序需要花上一个多小时,然后再拉上自己所负责区域的货去派送。

  “送快递并不是平时你们看到的那么轻松简单。”正在小区门口等顾客取件的钱鹏告诉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